巧借宗教之名逐一己之利

| |閱讀次數 : 148
巧借宗教之名逐一己之利
  • Post on Facebook
  • Share on WhatsApp
  • Share on Telegram
  • Twitter
  • Tumblr
  • Share on Pinterest
  • Share on Instagram
  • pdf
  • 打印頁面
  • save

奉真主之尊名

他们中有人说:请你准我的假吧。不要使我遭遇祸害。其实,他们正堕入祸害之中。火狱确是包围着不信道者的)忏悔章-49节)

(巧借宗教之名逐一己之利)[1]

本节经文的大概含义是:当时有伪信士对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说:“请你允许我不参与泰布克之战,”并自诩他所受的为主道奋战的天职,导致他违抗天命,与其宗教信仰有所不利。真主回答道:“如此卑劣的欺骗行径其实已经致使他犯下大罪,迷乱了他的宗教信仰。”。

 

这节尊贵的经文同时向我们昭示,穆斯林群体中部分人业已陷入了阳奉阴违的迷乱之中,他们肆意而为,纵欲败德,当他们想逃避社会责任,不履行对宗教和民族的责任,或者想实现个人利益时,他们以宗教头衔为借口,假装对宗教虔诚和恐惧,以说服他人并试图欺骗他们。)他们想要欺骗真主和信士,其实他们只是自欺,却不觉悟。)(黄牛章-9节)

 

根据圣训学家和历史学家所提供的资料,这节经文的降示背景可以为我们上述的解释提供佐证。当时,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得知罗马人已经在沙姆地区集结,准备进军麦地那,一举消灭伊斯兰。于是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决定出师讨伐罗马军,他呼吁穆斯林踊跃参军,为主道奋战,尽管此次讨伐充满艰辛,但仍有许多麦地那的穆斯林以及其他游牧部落都响应了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的号召,踊跃参与,积极备战,。可是,一些伪信士却没有响应号召。有一位伪信士名叫赞德·本·盖斯,他是哈兹莱齐部落,赛莱姆家族的头领,他来面见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对他说:艾布瓦海布啊!你怎么不随军出征?他说:‘真主的使者啊!大家都知道我有多么贪爱女色!我怕随您出征,看到妙龄少女后难以自制,您就别在折磨我了!任我驻留后方吧![2]他还煽动自己部族的人,不要冒着酷暑随军出征。他的儿子获悉后,对他说:‘你不但以如此不堪的借口回绝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的号召,竟然还扰乱人心鼓动他们不要参战?以真主盟誓,真主定会为此降示古兰经,人们将不断讽诵,直到末日。于是真主降示了经文:他们中有人说:请你准我的假吧。不要使我遭遇祸害。其实,他们正堕入祸害之中。火狱确是包围著不信道者的)忏悔章-49节)。于是赞德·本·盖斯说:“难道穆罕默德妄想罗马军像其他的军队一样可轻易相迎?所去之人,定无一人能生还”。[3]此人妄称他出于保护自己的宗教而抗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之命,守而不出,声称他担心面对罗马女子时,难以自制,会犯下罪孽;他或是畏惧战争之残酷,或难以割舍家室妻儿,所以请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准许他滞留家乡,以免他不要公然抗命不遵;但他弄巧成拙,反而以其狡诈,两面人的行径,陷入了原本意欲避免的罪孽。

 古兰经另一节经文表示:真主责问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为何准许此等两面人无需随军出征,但其以宽赦的口吻开始的:.真主已原谅你了!认清诚实者和撒谎者之前,你为什么就准许他们不出征呢?(忏悔章-43节).倘若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未曾准许他们不出征,他们抗命不从的决心必然昭然若揭,他们也不会对此抗命之罪有任何合理的借口。(假若他们有心出征,必定早已准备就绪了。但真主不愿他们出征,故阻止他们。有人曾对他们说:你们与老弱妇孺们呆在家里吧!)(忏悔章-46节)据阿里·本·易卜拉欣据伊玛目巴基尔(原主赐福)传述:以便真正难以出征的人和巧言捏造理由的人完全分明)。从经文的口吻之中可以明白,这是在警告穆斯林们,如此虚假的借口无法欺瞒得了真主和他的使者,但真主的使者(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大度地对此未加追究,并认为这等人随军出征不但无益于战,反倒会扰乱军心,其弊远大于利。(假若他们同你们一起出征,那末,他们只会在你们中间进行捣乱,他们必定在你们中间挑拨离间,你们中间有些人替他们作侦探。真主是全知不义者的)(忏悔章-47节)真主任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对此事件自主决断,虽然伪信士从中得到了可乘之机,得以喘息,但随后真主降示经文揭露了他们的真实面目,

由于征途遥远,考虑到影响士气,真主延迟了对此次风波危害的警告,如若不是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机智化解危机于未然,此人定会在社会中掀起轩然大波,因为他成功地把自己的伪信隐藏在了宗教的外衣之下,蒙蔽着人们的眼睛(你们中间有些人替他们作侦探)。古兰经中还提到了其他真正有故不能出征的人,他们当然不是受指责的对象。

与这等卑劣的人相比,心怀正信的人,个个争先恐后地顺从真主和使者(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的命令,毫不含糊。(信仰真主和末日者,不要求你准许他们不借他们的财产和生命而奋斗。真主是全知自制者的。)(忏悔章-44节)。

逃避责任,美化违抗真主的命令以及嘲弄宗教法令以实现个人利益的变态现象,在各个层面上都存在着;择其大者而言之,在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归主之后,叛变分子动用了和稀泥的做法,还美其名为“为了避免穆斯林之间发生矛盾和产生分裂,才未按照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的遗训,任命圣人钦定的继位人阿里(原主赐福)继位,扬言他们其实并没有打这名位的主意,时而声称:古莱氏部落不愿看到你们——哈希姆家族独揽圣位和哈里发位的荣誉,你们在利用群众。[4]或者说:‘这是古莱氏家族内部的矛盾,无论如何解决都与你我无干。[5]’似乎高贵的经文大约在此事发生前两年就预示了叛变分子的意图以及他们的决定,崇高的真主揭示了他们隐藏真相的许多尝试,而真主在盖迪尔日揭示了事情的真相。真主说:“从前他们确已图谋离间,他们千方百计地想谋害你,直到真理降临,真主的事业获得了胜利,同时他们是憎恶的。(忏悔章-48)。在盖迪尔日,真相大白,真主的事业获得了胜利,而他们是些违抗的,憎恶的。(他们在自己的怀疑中犹豫不决。(忏悔章-45节)。

尊敬的朋友们!

当时,尊敬的法蒂麦(原主赐福)曾在一次演说中也以此经文为证向人们证明,她说:崇高的安拉把他的先知召回到众先知的家园以后(意为穆罕默德圣人(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归主后),你们立即叛变,变得阳奉阴违你们口口声称生怕引起矛盾(是啊!他们确已陷入矛盾之中,不信道者是被火狱重重包围着的)真相哪里如你们所说一般!真主的天经还在你们面前,你们如何能这么做,又准备逃往何处?他的事情如此清楚,他的律法如此明晰,他的旗帜如此鲜明,他的命令如此明了,你们却将它置之身后而不顾,你们想要背叛还是在寻求其他的裁决?(不义之人的要追求的代替者正恶劣)(谁追随伊斯兰教以外的任何宗教,谁就不会被接受,他在后世将是个亏折的人)。[6]

法蒂麦(原主赐福)继而为人们说明了他们的所作所为的危害之深重,她说:“哀哉!他们舍弃使命之山脊,圣命和明证之基石,忠实的天使带着天命所降之处,深谙两世之事的学者而另求他处?”(要知道!那定是明显的亏折)[7]。她还明示,他们的作为已经将他们带入灾难的漩涡,尽管他们口口声称是为了维护和平才这么做的,但因为这场政变所导致的祸患和灾难,如宗教变质,杀戮,财富的流失,暴政,义士流离失所,人类价值观念和原则的丧失等,为这个民族现在的人和未来的人,揭露了他们的主张的虚假性,和其真实意图。[8]

那次政变的主导人承认,那棚屋里所发生的是煽动民族分裂的阴谋,导致了民族偏离正义与端庄之路,但他们声称所幸这个民族最终平安通过了那条歧途。欧麦尔在他那著名的言论中称[9]:“艾布拜克尔的任命是极其偶然的!但真主保佑了我们,未受其殃,但若有人还敢这么做,那就杀了他”。[10]伊本艾西尔解释到:‘欧麦尔的意思是指那场选举任职哈里法的过程是急促的,是草率的,如此草率的选举必定带来不可估量的灾难,但真主保佑了这个民族,فلته原意指:为了避免事情暴露,而做的草率且仓促的所有决定,’。[11]众伊玛目一直坚持揭示事情的原委,但他们通过将这种思想之毒瘤深植在人们的脑海里,以扭曲和掩盖真相。谢赫库莱尼在他的著作《教法自足》中据伊本米格达姆传述:‘他说我对伊玛目巴基尔说:他们声称艾布拜克尔继位是真主所喜悦的结局,真主未欲穆罕默德(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的教生在他之后遭受罹难。伊玛目回答我说:“他们难道不阅读天经吗?其中难道没有说:(穆罕默德只是真主的使者,在他之前,已有许多使者逝去,难道当他离世或被杀害,你们就要背叛吗?即便谁背叛圣教,也不能伤害真主丝毫,真主将厚报知恩的人。)(伊姆兰家属章-144节)[12]

还有比这更加严重的灾难吗?无能之辈谋权篡位,企图统治人民,不惜动用阴谋诡计,捏造虚假信息,或发动军事政变,或以欺诈性选举,从人民口袋里榨取的血汗之财,用于自己的政治图谋,导致腐败,分裂之风蔓延,盗取人民财产,践踏他们的尊严,草菅人命,阻挠体制正常运行,妨碍社会安全稳定,破坏社会公平公正,最终将国家带向灭亡。

信士的长官-伊玛目阿里(愿主赐福)就曾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当时伊玛目号召人们参战,讨伐部分为非作恶的人,就有人以天气不适宜出师为由,拒绝出征,推卸责任。阿里是这样揭露他们阳奉阴违的面目的,他说:“我在夏季召集你们出征讨敌,你们说再等等,等这暑天过了再说,当我在冬季召集你们出师伐敌时,你们又说再等等,等天热些了再说,你们只是在以此编造借口而已,你们惧怕酷暑和严寒,以真主盟誓,其实你们更加惧怕敌人的利剑”。[13]

当这些理由被包裹在宗教的外衣之下,那就变得更加危险。就像经文提到的伪信士那样,他们本想区分使者和使命,他们不服从使者却声称是因为他们懂得坚持他的使命,或者像那些棚屋下的人,他们声称这么做是为了避免人们叛教或者引发社会动荡,好像他们比圣人更清楚如何处理他自己的事务,好像他们在变相地指责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并未真心为穆斯林群众考量利弊,或许他们比真主更明白仆人的利益,比真主对他的宗教和法令更用心;真主指责到:“难道你们要教导真主你们的宗教吗?他知道诸天大地的一切,祂是彻知的主。”(寝室章-16节)真主还说祂识的他们的真实面目,不受蒙蔽,祂能辨别真实和妄称(真主能辩清谁是行善的谁是作恶的)(黄牛章-220节)。尊贵的法蒂麦最后援引古兰经经文警告他们,他们已深陷火狱的重重包围之中,(不信道者是在火狱的重重包围之中),他们不能自救。阿拉伯语“包围”一词,呈主动式名词格式,意为:他们现在就现在火狱的重重包围之中而不自知,正如他们不知许多被忽视的真理那样(你确疏忽此事,现在我已揭开你的蒙蔽,所以你今日的目光是锐利的)(嘎夫章-22节)。

这可能意味着不信的人真正地达到了这个结果,主动名词表示这个结果现在或将来一定存在。或者说他们已经被点燃烈火的种种导因即罪恶所包围[14].)不然,凡作恶而为其罪孽所包罗者,都是火狱的居民,他们将永居其中(黄牛章-81)他们的确被自身的罪恶和恶念所包围,这正是古兰经所警示我们的信息,不专指奉命出征一事,也涵盖其他所有宗教责任;信仰羸弱,意志不坚的人惯于寻找借口,而对于聆听的人来说,他的借口并不高深难辨。他们或许深谙宗教律法,巧借其便,为自己的借口打上看似合理的幌子,但他们的借口和真实面目是不可能欺瞒得了真主和学者洞察的眼睛的。

以此敬告大家谨而慎之。



[1] 宗教权威谢赫·穆罕默德·亚古比阁下(愿真主保佑)向纳杰夫第20号革命广场上聚集的人群发表的法蒂麦殉难周年演讲,以纪念纯净的法蒂玛·扎赫拉(Fatima al-Zahra)于1442/6/3,周日,时值2021/1/7日,第十六版,

[2] 据伊本伊斯哈格传述记载:主的使者背过身去,说:‘准你’

[3] 《两个重托之光》古兰经注,2/632,第169节圣训。

[4] 散义德舍尔峰丁《书信集》第350页,引自伊本·艾比哈迪德《辞章之道注疏》第三卷,107页,伊本埃西尔《历史大全》三卷24页关于欧麦尔事迹录

[5] 《塔布里历史全书》3289页。

[6] 《塔布里希论辩著》1131

[7] 同上第138页。

[8] 详见《连载演讲辑录》1卷,241页。题目为《当无资格的人掌控领导权后,这个民族就丧失了什么?》,《在古兰经的引导之下》古兰经注,1卷,208页。

[9] 参见《亚古毕历史》,伊本艾比哈迪德的《辞章之道注疏》,伊本·顾太波的《领袖与政治》,伊本·哈哲尔的《晴天霹雳》,沙赫里斯坦的《宗教与派别》

[10] 《光的海洋》30卷第448

[11] 《圣训生僻词解》3467页。

[12] 《两重托经注》1卷第164页,第1015节圣训。

[13] 《辞章之道》170

[14] 圣训记载:有一天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和一些圣门弟子坐在在一起,忽然听到一声巨响,在座的弟子无不感到恐慌,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问:‘你们知道这声音出自何处?弟子答:‘只有真主和主的使者知道!穆圣(愿真主赐福他和他的家眷)说:“那是一块石头跌落到火狱底部时发出的撞击声,那块石头早在七十年前就已经开始坠落,刚刚到底。”穆圣的话音刚落,就传来一声哀嚎,得知一位伪信士刚刚死去,享年70岁,大家都明白了,那块跌入火狱谷底的石头原来正是这个伪信士。’参见费泽卡尚尼的《信仰》2卷第1002页,谢赫认为圣训原文收录于《穆斯林圣训集》第1007页,第2844节圣训。